倒闭、破产、停工!国产替代的另一面是危机

芯三板
关注

国产半导体欣欣向荣背后,满是危机。

国产浪潮来袭在过去的2019年,全球半导体行业销售额出现负增长,但中国逆风飞扬,全年销售额依旧达到了7562亿元,实现了15.77%的两位数增长。 半导体技术成果上,主攻DRAM的合肥长鑫和主攻NAND的长江存储。这两家企业在19年都取得阶段性的巨大成功,国产19nm DRAM和64L 3D NAND都正式宣布量产;晶圆代工企业中芯国际14nm制程大突破并实现量产;中微半导体的刻蚀机已经顺利的通过了台积电5nm工艺验证,拿下4道制程。

资本市场上,2019年全年A股科技股持续上涨,半导体成为企业出现了一批像卓胜微这样半年涨10倍的大牛股,汇顶科技,韦尔股份,闻泰科技,澜起科技市值突破千亿,韦尔股份的滚动市盈率一度高达5000多倍,通富微电的市盈率也超过了1000倍。 所有的一切仿佛都在说国产半导体一片欣欣向荣,前途大好,但是在这份繁华的背后,今天来说一些不和谐的。 德淮的窘境芯片产业从来都是九死一生,很多企业还没经历风雨就倒下了。

2020年,那个要成为中国索尼的德淮没了消息。从去年10月开始拖欠员工薪水,随后被供应商催债,今年春节过后,又复工艰难。 德淮半导体成立于2016年,其前身是上海码扬与淮安市淮阴区成立的淮安德科码,德淮半导体最初计划投资450亿元,其中一期投资120亿元。公司当初成立的目的是打破国外企业在高端图像传感器芯片领域的垄断,成为中国的三星和索尼。为此,德淮半导体巨资挖来东芝CIS技术核心团队,从事研发与技术工作。

作为淮安的明星企业,地方政府扶持不遗余力,厂区建设过程中相关政府部门组建了专门挂钩帮办团队,并安排专人现场驻点,及时协调处理项目建设中遇到的矛盾和困难。资金上大力支持,其销售的首款产品AR135是从安森美购买的技术,资金则来自地方政府。 不过,德淮半导体最后还是出了问题,先传出资金链断裂,后又爆出企业欠薪,工程款拖欠以及客户严重流失等问题,成立不足四年,德淮半导体便发生了6次股东变更。原始股东李睿在德淮半导体刚成立4个月,就因理念不合离开了团队。

原本宏图壮志的德淮半导体一心想要打破国外垄断,冲击高端CIS芯片,但是前期投资无法到位,企业本身没有把有限的资金用于快速实现产能,而是拿去做代工卖产品,资金链断裂,导致如今员工降薪,原始股东出走,产品量产更是遥遥无期,面临困境。目前,国家发改委也已经将德淮半导体从进口税优惠名单剔除了。

坤同折戟沉沙远在陕西的一家企业与德淮半导体有着相似的命运,只不过它与德淮半导体相比的不同点在于,它更早妥协。

2018年坤同半导体落户沣西新城,项目计划总投资400亿元。近日有消息称,项目投资方陕西坤同半导体有限公司以“遣散员工”的方式变相宣告这一项目终结。

在柔性屏这场大潮中,坤同半导体立项之初是奔着建设国内首条月产能30K大片基板的第6代全柔性AMOLED产线去的,当时国内在建的和已建成6代柔性面板产线共有10条。坤同半导体注册资本有20亿美元,对外宣称总投资400亿元,其核心团队来自上海和辉光电股份有限公司。

声明: 本文由入驻OFweek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侵权投诉

下载OFweek,一手掌握高科技全行业资讯

还不是OFweek会员,马上注册
打开app,查看更多精彩资讯 >